?? 導航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公司動態

建盞——從功能到審美的轉變

2019-01-03 16:05:14 387人 已讀

摘要  建盞因其造型、釉色、紋理、功能上的諸多優勢區別于其它的飲茶器而廣泛流行于宋代,成為宋代斗茶文化的標志性符號,但在經歷了千年之后,它所表達的美由世俗化的功能提升至審美層面,成為現代人在休閑生活中追憶、體驗宋代斗茶文化的載體。古人精湛的技藝為我們提供了藝術的審美資源。建盞文化的再度興起,意味著視覺文化消費時代的來臨。

 

斗茶是北宋時期閩北鄉野形成的一種群體活動。斗茶中廣泛推崇并使用建窯的黑釉盞——建盞,原因何在?從色上說,建盞區別于茶的白色而使用黑盞,且黑中帶有天然多變的結晶釉色;從器上說,建盞為方便斗茶而用不同造型、不同大小的茶器,為方便斗茶中的調糕、點注程序,而出現了獨特的束口線。束口線不僅可以標注湯水量,同時還可減緩因開水高速沖擊茶湯而成的泡沫,從而增加斗茶的樂趣。這些特點使建盞名震朝野,流傳海外。而今,那古老而浪漫、體現著文人騷客情結的斗茶之風已經遠去,只能從詩詞、字畫等文獻中感受建盞當年的榮耀。建盞留給我們的是斗茶的記憶,是精湛技藝的傳承,建盞的傳承體現著從功能到審美的轉變。

一、建盞的現代意義和休閑文化

在現代社會里,休閑成為人們的生活方式,人們借助休閑得以將日常平凡的生活提升至精神層面,蓋尼·巴米爾和巴拉斯·巴米爾指出:“休閑,是一切人類行為的目標所在。”[1]在物質高度發達的現代社會里,休閑成為現代人放松身體、愉悅精神的載體,而休閑產業發展要求對文化遺產高度重視。建盞所代表的斗茶文化作為宋代鄉間士人、在朝文人共同推崇的休閑方式,也就成為現代人追憶傳統文明、共建現代休閑審美家園的選擇。

隨著工業化和現代化的行進,,人們處在物質發達的社會中。正如列斐伏爾所說的:“雖然我們的生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舒適,但同時也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糟糕和更感到令人苦惱。”[2]在大眾文化流行的現代生活里,科學技術的極大發展,常常使人們將人生目標和幸福都傾注在物質中,身心受物的控制,成為物的奴隸,人的解放似乎成為被人遺忘的話題。馬爾庫塞說:“人的解放并非物質層面的解放,經濟學的解放并不等于哲學文化的解放,理性的自由并不等于感性的幸福。人的結果的根本標志和現實途徑,便是以藝術文化為手段對心理本能壓抑的消除。”[3]雖然,建盞所代表的斗茶文化由于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而成為久遠的過去,但我們追憶古人的優雅生活,在現代緊張的生活節奏下,找尋漸行漸遠的浪漫生活,找尋迷失已久的審美意趣時,建盞無疑在現代與古代之間架起了一座無形的橋梁,為重新認識歷史上形成的格物致知精神設定了路徑,也為建造美麗的精神家園指明了方向。

二、靈魂與情感的散步:轉化中的傳承

建盞作為現代休閑社會的地方文化元素,在中華民族藝術寶庫中脫穎而出,這是由它獨特的形式和內涵所決定的。作為斗茶活動的一種載體,以前,主要是當地人和歷史學家對它感興趣?,F在,隨著旅游業的發展,歷史文化遺跡吸引著眾多來自遠方的游客,而歷史文化,不僅僅只是讓旅游者進行想象,而是讓他們實際體驗那些與過去的生活十分相似的東西。[4]

關于斗茶的詩文,有唐人馮贄在《記事珠·茗戰》中記載:“建人謂斗茶為茗戰。”[5]詩人楊萬里《陳騫叔郎中出閩漕,別送新茶》:“鷓鴣斑面云熒字,兔褐甌心雪作泓。不待清風生兩腋,清風先向舌端生。北宋名臣范仲淹在與浦城籍的同僚章岷斗茶時寫道:“黃金碾畔綠塵飛,紫玉甌心雪濤起。斗茶味兮輕醍醐,斗茶香兮薄蘭芷。北宋點茶好手徽宗趙佶在《大觀茶論》中也以很長的篇幅生動敘述了點茶的過程,道出了點茶法的奧妙。在這些詩文中,對建盞和茶的形色味進行諸多描寫,這些描寫向人們展示了宋代當朝天子、在朝名臣、文人雅士、鄉野平民對建盞所代表的斗茶文化的推崇、贊揚,斗茶似乎成了全民參與的有閑生活象征。這與現代社會中對休閑的重視、肯定、提倡是能產生共鳴的。

目前建盞符號在現代茶具、現代陶藝中的運用比比皆是,從喝茶的茶盞到茶壺、茶罐甚至是茶樓里的現代陶藝,從釉色到造型都讓人們能夠體會出宋代建盞的風格、宋代文化風尚、審美情趣及其和諧內涵。抑揚頓挫、細膩婉約的宋詞;出神入化、歸隱田園的宋畫;憑欄懷古、嘈嘈切切的宋歌,高雅得幾入巔峰的宋代文化,充滿了理性的灑脫與人工的自然,使日常器用的建盞茶碗印上了鮮明的文人氣息。在現代,國民素質、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人民正逐步步入有閑文化社會,建盞斗茶活動中體現的全民性、娛樂性、藝術性,使現代人透過傳統藝術找到了靈魂與情感的結合,并在建盞符號再運用的器物上體驗到了文化傳承的力量,使由泡茶方法改變而導致的遺失的斗茶精神在現代實現了重生。對現代人在休閑活動中所倡導的生活有文化”“思維有藝術提供了理論依據。

三、民族審美的回憶:完形結構的審美積淀

建盞作為宋代流行朝野的斗茶器具,不僅引起了當時其它窯廠的仿制,而且還對海外窯廠的瓷器燒制發生了很大影響(如日本的瀨戶燒、美濃燒、有田燒等)。建盞凝聚著的人的本質力量和人的一種自由自覺的創造力,它在本質上是一個社會現象,而絕非是單個人對它的喜愛之情。從現存大量的詩詞中對建盞、茶的描寫,可佐證建盞這一器形所具有的形式美,如渾厚古樸的造型、自然多變的釉色、美妙奇特的花紋、夸張的器形比例、獨特的燒制工藝等。[6]

根據審美積淀的觀點,建盞正是因為其象征著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的內容而使人們感到美。建盞之美不僅包括社會美、藝術美,還包括工藝美。在宋代的廣泛流行中,建盞已經經過人的抽象概括形成一種美的樣式,由于有眾多的中介環節(如建盞制造者、使用者以及稱頌者),使人們對建盞這一樣式形成了全民族的審美形式。從北宋建窯興盛時,當時的各大窯口爭相模仿燒制建盞或黑盞可看出,建盞經過人們的廣泛參與,將內容凝結在形式中,并形成一個審美鏈。當人們穿越千年的阻隔,再次審視建盞以及建盞符號時,是超越千年的對人的自由自覺地創造美的能力的凝神觀望,是對建盞象征著對象化了的人的本質力量崇拜的確證,是內容在形式中的凝結,是展現著制瓷藝術的民族炫耀,是對以宋代精致、奢華生活為代表的新興階層生活方式的回顧。

這樣,建盞就從物的功用性上升到精神層面,從內容轉化為形式,從功能到審美,轉化為中國人身上汩汩流淌的血液,即穿越千年不愿舍棄的審美積淀。當我們透過建盞以及建盞符號再次進行審美時,更多的是完成中國人內心中的一種完形結構,即作為世界產茶、制茶、銷茶、消費茶的國家,我們對有關茶的任何器物都有著異乎尋常的民族記憶,正如china和中國之間的指代關系一樣,是永遠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四、情操智慧寄托和視覺化形象狂歡

以建盞為符號的斗茶活動,在宋代實際生活中發展成了兩種主要的飲茶形式一為斗茶,“建人謂斗茶為茗戰;二是比斗茶難度更大的分茶之戲。分茶又稱茶百戲。宋初陶谷《清異錄》中的生成盞茶百戲,介紹了當時通過點注茶湯來幻化書法、丹青的分茶游戲。在宋代城市繁榮和商品經濟發達的背景下,以新興的市民階層為對象,將單一的品茗活動,通過不同文化修養的參與者,將詩、畫入茶,融技巧性、游戲性、娛樂性為一體,成為人們閑暇時間雅俗共賞、娛樂消遣的游藝活動。建盞作為幻化物象”“盞里丹青的獨特載體,將不同階層的人的借物言志”“藝術創作立時及地的呈現,將茶盞的碗口圓形轉化為呈現藝術畫面的畫布圓形,使建盞器形所承載的圓形從物質層面向精神層面提升,融藝術創作的視覺性、思想性于感官品茗活動中,豐富了建盞的精神內涵。

透過這一獨特的茶器人們可以看到,建盞不僅體現了民間藝人精湛的制作工藝,還體現了宋代重文輕武、講究生活品質、講究生活情趣的日常生活,體現了古人的情操與智慧。

根據德波的景象社會理論,現代社會已由傳統的農業社會進入了工業社會,形成了視覺文化的消費時代,即已經從機械復制走到了模擬仿像的時代,圖像正占據著我們的生活,以建盞為代表符號的斗茶活動,以新興市民階層為對象的主體定位,和現代社會逐漸興起的中產階級具有某種通約性。所以,建盞文化的再度興起,正是一種消費時代的視覺化形象狂歡。因為民間文化的形象狂歡具有全民性和廣泛參與性,在建盞的故鄉武夷山——一個因茶而聞名的城市,每年的茶葉博覽會為全民的參與狂歡提供了條件,來自各地的名茶、精美的茶具,以及關注、消費茶葉的人們都在這一景觀進行集體狂歡。建盞符號的再度運用,意味著視覺消費正在逐漸進入小康社會。在視覺文化消費成為趨勢的現代中國,此種消費要不停地創造中產階級的消費意識形態和生活方式,于是,處于其他地位的群體必然追求這種形象消費,以實現自己的情感滿足和優越體驗。[7]

 

 

參考文獻:

[1]克里斯多夫.愛丁頓,陳彼得著,李一譯.休閑:一種轉變的力量[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09:47.

 [2]列菲伏爾.赫勒.論日常生活[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8:1-4.

[3]李小兵譯.現代文明與人的困境[M]//馬爾庫塞文集.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5:8.

[4][英國]肯.羅伯茨著,李昕譯.休閑產業[M].重慶:重慶大學出版社,2008:59.

[5][唐]馮贄.記事珠.茗戰[M].

[6]葉文程,林忠干著.建窯瓷鑒定與鑒賞[M].南昌:江西美術出版社,2000:18-41.

[7]周憲等著.人文藝術[M].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02:258.

 

 

(原文刊載于《紹興文理學院學報》第32卷第6201211

 

QQ

郵箱

[email protected]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