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公司動態

劍川獅河村木雕調查

2019-01-03 16:04:23 549人 已讀

摘要  本文要主對劍川縣獅河村白族木雕的發展現狀、自然人文環境、工藝、類別和美術圖案、承傳、工藝品的銷售等進行了較全面的調查 ,并對如何保護和發展白族傳統木雕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作者簡介  黃靜華,女,云南大學中文系民俗學專業碩士研究生

 

一、前言  

2 0 0 1年8月初,我和董秀團在劍川縣甸南鄉的獅河村進行了為期四天的木雕工藝專題調查。這次調查主要以深度訪談、問卷調查和參與觀察的形式,收集了獅河木雕在產品制作、類別、功用以及工藝傳承等方面的資料。此外,我們還較為系統地查閱了村級戶籍與財稅檔案,并收集了一些相關的文獻資料。本文試以這些材料為基礎,對獅河木雕工藝的保護與發展略作分析,以資討論。

 

二、獅河概況  

獅河村,位于劍川縣劍湖畔,古來便是劍川地區一個地靈人杰的去處。在這里,保持著世代相傳的木雕手工藝,是遠近聞名的木雕村。

從劍川縣城出發,沿著環湖公路,繞行大約 11公里便可來到寧靜秀美的獅河村。

獅河村隸屬于劍川縣甸南鄉,位于甸南中東部,屬壩區。村莊東倚群山,松青柏翠,山泉潺潺;西臨劍湖,桃紅柳綠,漁歌陣陣。獅河下轄上河、下河、官登三個自然村,因境內有河,河中有大巖石如獅,故稱石獅河,村以河名。

獅河村氣候屬南溫帶溫涼層,冬無嚴寒、夏無酷暑,各月之間氣溫變化不劇烈,年平均氣溫123℃,年平均日照時數 2400小時,年平均降水量9275毫米,有霜期190天左右。

獅河村土壤分布為黃棕壤和紅壤,成土母質為湖積、沖積物、土層深厚,土質疏松,肥力較高,水面居全縣前列,是個可耕可漁、宜牧宜農的地方。據1999年統計,獅河共有耕地2610畝,其中水田1866畝,旱地744畝。主要有農作物為稻谷、小麥、蠶豆和玉米。

獅河村歷史悠久。古時,這里及附近地區曾是南詔與唐朝、吐蕃的爭奪之地,也曾是元世祖忽必烈征大理時駐蹕的地方。由于歷史原因,村內的古寺和古戲臺等建筑已被拆毀,但本主廟仍存在 ,而且周圍還有海門口銅石并用古文化遺址、桑嶺古墓等文物古跡,它們同樣是獅河村悠久歷史的見證。

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獅河村共有居民614戶,總人口為2695人。其中男性1334人,女性1361人,非農業人口48人,農業人口2647人。三個自然村中,上河村有居民308戶,人口1370人,其中男性693人,女性 677人,農業人口1349人,非農業人口212人。下河村總戶數為126戶,總人口547人,其中男性271人,女性270人,農業人口536人,非農業人口11人。官登村有居民180戶,778人,其中男性364人,女性414人,農業人口762人,非農業人口1 6人。此類資料表明,在戶籍關系上,獅河村仍然是一個傳統的白族農村社區。

20世紀 80年代以前,獅河村是一個典型的單元農業經濟村落,其經濟狀況體現在農業經濟的各個方面。1978年中國共產黨的十一屆三中會全召開以后,隨著中國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的逐步深化和劍川木雕行業的悄然復興,獅河村的經濟結構發生了一系列變化。從許多家庭近年的收入構成來看,獅河村居民的經濟來源已不再是單一的農業收入,手工業、建筑業、運輸業、養殖業以及其他行業在總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愈來愈大。據調查問卷統計,除農業外,獅河村現在約有44%的勞動力從事木雕業,2%的勞力從事運輸業和建筑業,6%左右的勞力從事養殖業,其余還有一些閑散勞力從事縫紉、淘沙、做豆腐等行業。因此,獅河村目前已形成以農業和木雕業為支柱產業,輔以其他行業的多元經濟結構。

獅河村農業、木雕業、運輸業以及其他行業多元并存的經濟結構改變了獅河人的生活方式,也改善了獅河人的生活水平。據介紹和觀察,該村電視、電話、錄音機、影碟機等現代傳媒和通訊工具的普及率達60 %以上。毋庸諱言,這種以電視媒體和電話通訊為主要手段的現代信息網絡的初步確立,必定會對獅河人的生活產生深刻而全面的影響。

獅河村白族在擇偶中,除門第相稱、年齡相當等條件外,有無遺傳性疾病,父母長輩道德作風如何,本人是否勤勞善良等均是擇偶條件。此外,隨著木雕工藝在獅河村人生活中的地位日益加強,是否掌握木雕技藝及手藝的精良程度也成為一部分未婚青年擇偶時的一個重要條件。

劍川農村白族家庭歷來是男外(手工業、建筑業等)女內(農耕、生育和家務)的性別分工,獅河村也不例外?,F在,盡管獅河村男女兩性在家庭中的分工區別已不那么明顯,許多女性也從事木雕手工業或是其他行業,不少男性也承擔農田家務,“男主于外,女主于內”的傳統性別分工習慣仍占主導地位。

獅河村白族的民間信仰呈多元態勢,主要包括:本主崇拜,自然崇拜。

佛教和道教信仰。上河村的本主廟除供奉大黑天神外,還供有木匠祖師魯班,每年農歷八月十七日,村中的木雕藝人都要到此祭拜,祈求祖師保佑前途有望、萬事順意。  

 

三、獅河木雕的發展  

獅河村的木雕工藝源于何時?由于缺乏足夠的史料實證,現在已很難考證。但結合劍川木雕的發展史來考察,可以認為獅河木雕工藝至少在明清時代就已經產生,并延續至今,成為遠近聞名的木雕村。

1.獅河木雕的發展契機

獅河村木雕工藝發展的新時期開始于1975年。當時,劍川木雕因廣州春交會的成功展示,已在全國聲名鵲起,村中幾個年輕人以安放在獅河小學內的古戲臺四層格扇門為模型,仿雕了一套門窗,并將其運到大理出售。此后,隨著1978年中國共產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獅河村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調整了產業結構,開始由單一的農業經濟向多元化經濟結構轉型。以上述事實為轉機 ,獅河村蕭條多年的傳統木雕手工藝獲得了復興,且逐年蓬勃發展成為劍川縣境內最大的木雕產品加工基地。

需要指出的是,獅河木雕發展契機的出現及此后的繁榮態勢并非孤立的社會現象,它的出現不僅僅由發生時那些偶然的事件所決定,也由背后長期的社會歷史和當時的社會文化背景所決定。劍川地區木雕工藝在長期的發展中積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蘊,作為該地區的一個白族村落,獅河木雕的任何發展都離不開這塊豐厚土壤的滋養。此外,獅河木雕的重振和勃興也是以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搞活經濟這一大的社會文化背景為依托的,是整個國家改革開放的結果。

2.獅河木雕的發展模式

作為劍川縣木雕發展的主力軍之一,截止到 2 0 0 0年底,獅河村從事木雕共379戶,約占總戶數的70 %;木雕藝人達597人,約占總勞力的44%。目前,獅河內部形成了木雕生產的兩種模式,它們既不同于鄉鎮企業的工廠模式,也區別于出外做工的從業模式,具有典型的獅河風格:

家庭作坊。目前,獅河從事木雕業的家庭作坊已超過三十個,主要集中在上河村。這種家庭作坊具備生產、經營和銷售的能力,每個作坊都有固定的木雕工人從事雕刻工作,規模大的作坊往往管理著2 0 0多雕工。村中各作坊生產的木雕產品雖大致相同,但因市場需求量大,彼此之間競爭沖突的壓力較小,因而能共存共榮,形成村內木雕行業的良性競爭態勢。

個體雕工。全村除三十多戶家庭以作坊模式從事木雕外,其余會雕花的人大都是家庭作坊的雇用雕工,這些雕工農忙種田,農閑雕花,并不脫離農業勞動。作坊主同村中雕工形成的雇主關系,一般不需合同,講求信義。作坊主在接到客戶訂單后,將粗坯板發送給各雕工,雕刻完成后收回進行打磨、噴漆、組裝等幾道工序,再將木雕成品統一發售。個體雕工的報酬以計件工資的形式獲取,其工資高低取決于工藝的精良程度。

獅河木雕的發展模式具有濃厚的鄉土社會的特點。從以血緣家庭為單位建立的木雕作坊到不脫離農耕生產的木雕藝人,再到藝人同作坊間憑借彼此熟悉的鄰里關系建立起來的信用制度,無一不流露著鄉土社會的氣息。這種模式是獅河人在生于斯、長于斯的社會生活中自然形成的,這種當前的模式,不但包括獅河村過去生活的投影,而且也是獅河村深層文化內涵的體現。

但是,獅河木雕工藝的發展并沒有頑固地保持著孤立的自我圈子,它對外交流的缺口已經打開,這種帶有濃厚鄉土氣息的工藝發展模式是無法完全適應陌生的現代工業的諸多規約的,若不加調適,任其發展,可能會導致獅河木雕業的急劇瓦解和傳統木雕工藝的逐步消失。因此,選擇適當的發展模式加以引導是必需的 ,而劍川縣政府積極倡導的“公司+農戶+基地”的發展模式是目前較為合適的應對措施之一,這種模式構想既運用政府的權力進行宏觀上的調控,又不忽視民間既有的文化資源,從上到下,從點到面,是一種值得嘗試,也值得期待的方式。

3.產品銷售

獅河木雕是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逐漸實現其商品化的。20世紀 50年代以前,獅河木雕并不直接參與商品流通過程,藝人們大都是到雇主家中,根據需求雕制成品,流傳在滇西北一帶的民諺“麗江粑粑鶴慶酒,劍川木匠到處有”就反映了這種狀況。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尤其是80年代期間,隨著劍川木雕在全國知名度的擴大,獅河木雕開始進入市場參與商品交流,并主要以零售的方式進行銷售,產品市場也主要局限于周邊縣市的農村地區。近年來,隨著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以及現代信息網絡在獅河人生活中的逐步滲透,獅河人以一種更新更快的方式了解著外面的世界,這種了解從無到有逐步加強了他們對木雕的商品經濟價值的認識,也改變著他們對這種價值利用的方式方法,獅河木雕的銷售方式越來越多樣化,產品市場也不斷拓寬。目前,獅河木雕產品的銷售主要有零售、批發和訂做三種方式。

零售市場主要集中在劍川縣境內和大理、洱源、鶴慶、蘭坪、麗江等鄰近縣市,其中劍川縣城集市、劍川八月騾馬會、大理三月街和洱源漁潭會等民間集市是獅河木雕產品零售的主要市場。零售產品以白族民居中的雕花格子門為主,因而購買者也以鄉村百姓居多。

木雕批發商一般來自保山、中甸、昆明、玉溪等地,批發產品也以雕花格子門居多。

訂做木雕產品的客戶主要來自吉林省、臺灣省、泰國、緬甸和越南等地。產品除雕花格子門外,還有骨灰箱、佛像及其他精雕工藝品。

獅河木雕產品的銷售高峰集中在每年的10月至12月,而農忙期間和雨水季節則是銷售的淡季。

綜上所述,獅河木雕的商品化是其在這二十年來的發展歷程中一個較為重要的變遷,這種變遷對獅河傳統木雕工藝的沖擊是全面而又深刻的。一方面,木雕的商品化產生了較大的經濟效益,木雕業已成為獅河村經濟結構的兩大支柱產業之一,在所做的問卷調查中,90%以上的人肯定了木雕工藝的經濟功能,也因為如此,村中掌握雕技的人數日益增多,可以說,木雕的商品化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獅河木雕工藝的繁榮,而也正是這種商品化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獅河傳統木雕工藝“傳承鏈”的斷裂。另一方面,木雕的商品化帶來了市場對產品的大量需求,批量式的程序化生產逐漸取代以前的精雕細琢,那種半年甚至一年才完成一件木雕作品的情況已經很少出現,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木雕的手工藝含量。

4.獅河村木雕工藝的未來發展

獅河村民間木雕工藝成功的發展模式在劍川縣境內得到了公認,政府不僅提出要總結甸南獅河村如何發展為木雕專業村的成功經驗,而且號召將其成功經驗在全縣范圍內加以總結推廣,形成生產和營銷不同特色產品,一品一村的多個專業村。此外,在劍川縣2001~2020年的旅游發展總體規劃中,已將獅河木雕列為全縣人文旅游資源中的特色商品開發重點,不僅準備將獅河村建設為劍湖景區內集生產、工藝展示和特色的購物為一體的旅游村,而且準備投資650萬元人民幣,修通村內3 8公里的三級彈石路面,興建民族廣場、公廁、排溝等建筑設施??梢栽O想,隨著未來幾年村落的開發建設,獅河村的面貌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木雕工藝的生存空間和發展格局也會發生改變,而獅河木雕工藝繼承和發展的問題實際上就是在獅河的規劃發展中,如何將傳統工藝的保護與該村的建設妥善地結合起來的問題,也是如何將傳統工藝的保護發展與民族文化資源的開發利用有機結合起來的問題。因此,從獅河木雕工藝的生存空間和發展格局分析入手,研究傳統木雕工藝的保護和發展,對獅河村的科學規劃發展,對實現它的現代化重構 ,都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1)鄉土生活——獅河木雕生存的土壤

獅河是劍川眾多白族村落中的普通一員,長期以來,獅河木雕藝人擁有與自身的生產和生活方式相適應的一整套傳統的工藝技術和產品形式。從耕作到灌溉到收獲,從備料到雕花到銷售,木雕工藝同獅河人鄉村生活的搭配顯得相得益彰。即使在今天,獅河村的絕大多數木雕藝人也是農忙耕作,農閑雕花,沒有本質上的變化,而獅河制作出售最多的木雕產品也仍然是銷往各地區鄉村的雕花格扇門,木雕成品上雕鏤的龍鳳、鳥獸和花草也依舊是鄉村百姓所喜見的圖案因此,從民間工藝生存的角度看,正是這種鄉土本色保持了獅河木雕工藝的延續性,這種延續性不僅存留了木雕工藝的物質生活的基礎,也確保了其本身充滿勃勃生機。

但是,同劍川乃至中國許多其他的鄉村一樣,今天的獅河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現代化的經濟和文化浪潮的沖擊,隨著政府建立獅河木雕工藝民俗旅游村構想的日趨完善和付諸實踐,獅河村從鄉土社會邁進現代社會的步伐勢必大大加快,獅河人在鄉土生活中養成的生活方式和形成的思想觀念都將受到挑戰,若鄉土不存,獅河木雕的鄉土情懷也將失去依托。其實,獅河木雕在20世紀80年代以來不斷以各種方式走出村落,走進都市的歷程就已經作出這樣的昭示:獅河木雕要進入現代社會,進入工業時代。因此,不管感情上如何難以接受,獅河傳統木雕工藝的現代轉型都將是一個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現實,而最明智的做法之一就是面對現實,通過學者專家的文化參與,依靠各級政府和人民群眾的文化自覺,保護好木雕工藝賴以存活的文化生態系統,以傳統工藝為依托,進行合理的規劃發展,促成它的現代轉型,全面提升木雕傳統工藝的現代價值,創造適應新型生存空間的工藝文化。

(2)關于獅河村發展規劃的思考

作為一個木雕工藝專業村,獅河成功的發展獲得了民間和政府的雙重承認。政府在準備將其建設為木雕工藝民俗旅游村的同時,還號召將其成功經驗加以總結推廣,在全縣范圍內形成生產和營銷不同特色產品,一品一村的多個專業村。

毋庸諱言,獅河木雕村近二十年的成功發展一面得益于木雕工藝在生長的土壤中獲取了文化的根源和經濟的滋潤,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劍川民間和政府對獅河木雕發展模式的認同和支持。對于民間百姓而言,獅河木雕憑借批發零售和訂作不斷橫向播布的發展模式已超越了商品經濟的范疇,成為一種介紹推廣白族傳統文化的方式,從這個意義上看,獅河木雕成為了獅河乃至劍川地區白族文化內在和外在的展示,而這種模式的存在,恰恰加強了這種展示的象征意義,使其提升為劍川白族引以為傲的民族標識。同樣 ,對于政府來說 ,獅河木雕成功的發展也不僅僅是市場經濟大潮中一例成功的農村改革典型 ,它還通過木雕產品的成功銷售樹立了劍川良好的外界形象 ,獅河木雕也因此提升為了一種地方標識。

因此 ,獅河村以后的發展模式以及別村的發展規劃 ,仍然要注重向內發掘,立足在自身基礎上,強化自身文化特點。最大限度地保護發揚民族地域文化才是根本所在。

獅河木雕工藝村該如何發展?是繼續以現有模式為人們提供木雕產品,保持傳統文化的靈魂,成為現代都市的補充和補償;還是作為文化遺存地保留下來,僅只承載現代人懷舊的文化情懷,成為認識歷史的憑借;或是接受現代規劃的思路成為供人們觀光旅游休閑度假的民俗風情旅游村。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能立即得到確定的答案,還有待于進一步的深入探討。  

 

四、木雕工藝  

1.制作材料

獅河人在木雕工藝中運用的材料主要有 :木材、粘合劑、油漆和打磨材料。

(1)木材

獅河村的木雕制作主要選擇青皮、柯松、杉木、楸木等木材。這幾種木材品類不同,質地也不相同。因此,具體雕材的選材,要視雕刻的對象而定,如普通的格扇門雕刻用柯松、楸木都行,而四層以上的雕刻就要用青皮木。劍川附近的蘭坪、麗江、巍山、漾濞等地盛產各類雕材,為獅河木雕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物質條件。

獅河村購來的木材多是含水量較大的新伐木,這種潮濕的木材若不經處理就用于雕刻,成品會開裂乃至翹曲變形,時間久了,還會腐朽、蟲蛀。所以,要進行雕前的干燥處理。獅河村傳統的干燥方法是天然干燥法,即將木材交錯疊放在陽光充足和空氣流通的地方,利用陽光照射和空氣流動帶走水分,使木材自然干燥。近年來,獅河人除部分繼續采用天然干燥法外,還大量利用本村的烤煙房對木材進行干燥處理,一般的做法是:將木材存放在烤煙房內,通過烘烤把熱量傳給木材,使木材水分不斷蒸發以達到干燥目的。

(2)粘合劑

獅河人在制作木雕產品時,有時需要粘合劑拼接木材。與縣內木器廠使用光明膠、美國鋼膠等合成膠不同,獅河村的大多數雕匠仍在使用傳統的牛皮膠。牛皮膠是用從附近回族村落購回的小牛皮熬制而成的動物膠,它制作簡單,具有充分的強度和耐久性。

(3)油漆

油漆是木雕產品表面處理的主要材料,它的使用能使木雕產品清潔,更好地抵御自然界的侵蝕,增加耐久性和美觀度。獅河人使用的油漆主要有土漆、青光漆、攀枝花油漆等幾種。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土漆,又稱天然漆。主要成分是漆樹的乳白色溶液,劍川木雕對土漆的使用已有上千年的歷史,土漆耐磨而富光澤,但不耐強堿,因而在獅河的現代木雕工藝中,往往在使用土漆前先涂一道底漆 (青光漆)。

(4)打磨材料

木雕雕刻完畢或涂漆后,為使表面平滑光亮,可使用砂紙進行打磨。獅河人使用的打磨材料大多是木砂紙。這種砂紙是用野生植物制作而成,用時先放在水中浸軟,切開展平,再平貼于木板上打磨。

2.制作工具

獅河人使用的木雕制作工具可分為木工工具、雕刻工具和其他工具三大類。

(1)木工工具

在木雕產品的制作過程中,需要使用木工的常用工具:鋸子,分為大鋸、小鋸 ,用于分解木料。斧子:用于砍劈木材。刨木機:用于刨削木材平面使之光滑平整。鏍機:用于打底板。電鉆:用于鏤空。墨斗:用于劃直線。

(2)雕刻工具

雕刻工具主要有以下幾種:木錘和鐵錘,敲打雕刀的工具 ,木錘以質堅硬木做成。打坯凳:固定木坯料 ,不使其翻轉滾動的工作凳。鑿子:又稱雕刀 ,雕刻的主要工具 ,因形狀、大小、功能各異而分為不同種類 ,主要有斜刀、三角刀、平刀、圓刀、中鋼刀、反口刀、翹頭刀、針刀等刀種。

(3)其他工具

噴漆機:用于噴漆 ,是20世紀80年代后期引進的現代工具。鉛筆:用于描稿 ,在木料上畫型。復寫紙:用于在木板上譽印畫稿。磨刀石:用于磨雕刀,保持刀具鋒利,應以質純無粗砂粒者為佳。

3.木雕技法

木雕的技法一般分為繪圖、雕刻、打磨、噴漆四道工序。

(1)繪圖

將選好的木料進行必要的砍削刨光之后,要在木板上繪出雕刻的圖案,把構思轉化為繪畫語言。繪圖方式因個人畫技不同而有差異,一般有兩種:直接繪圖或借助復寫紙謄印在木板上。繪圖時,不同位置、不同層次的圖案要用不同色彩的線條描出。若使用復寫紙,復寫時要注意畫稿、復寫紙與木板固定好不使其移位,防止描出的圖形出現偏差。近年來,獅河的許多雕工尤其是年輕人大多使用復寫謄印畫稿,很少有人會去認真地學習美術繪畫。

(2)雕刻

雕刻是木雕技法中的主要工序,通過這道工序,雕花板上的繪畫語言轉化成了雕刻語言。

雕刻分為浮雕(又稱凸雕、陽刻)、凹雕(又稱陰刻)、透雕(又稱鏤雕)、圓雕(又稱整雕)四種。浮雕即在厚木上將沒有圖案的部分雕凹,使有圖案的部分凸出,雕出凸凹不同的各種形象,令其產生高低起伏的立體感,方法是先將畫圖繪在木板上,然后按圖紋進行雕刻。凹雕,又叫陰刻,即將圖案刻得低于木板表面,常在文字裝飾板上使用。透雕即將圖案之間不表達具體內容的部分鏤空 ,以使雕刻作品產生惟妙惟肖的美感。其方法是將圖案繪在木板上,用小鋸施行鋸剜。中間部位需要鏤空的,先用電鉆鉆成小孔,把活動鋸條穿過小孔,再使用小鋸沿圖案線條依次鋸剜。凡雕刻的圖案,須隨處保留余地,使木板整體連接,以防脫落。圓雕就是用整塊木料雕出獨立人體或物體形象,一般先用斧鋸造出胚胎,再用雕刀雕出雛形,又經過精細加工,認真修飾,才算完成雕刻。

在雕刻中,無論浮雕、凹雕、透雕、還是圓雕,都要遵照這樣的操作技法:“由上至下”,先從上部入手往下雕:“由前至后”,先雕前身,再雕后身;“由表及里”先雕外面,步步向里剝進;“由淺到深”,先雕淺的地方,再雕深的地方。

雕刻過程中,要注意各部分圖案起伏錯落之間的交接,做到“刀口清”,不留刀痕,不留毛茬。

雕刻是木雕工藝中最細致的工序,必須“精心”,精心才能雕細。

(3)打磨

打磨是雕刻完成以后,做表面裝飾效果前的一道工序,目的是加強光潔度。使用木砂紙打磨時,打磨方向要順木紋茬,不能橫磨。

(4 )上漆將木雕產品表面上漆,是獅河村現代工藝常用的裝飾方法。油漆一般用劇子涂刷或噴漆機噴涂。無論是涂刷還是噴涂,都需四至五遍,待干透以后用木砂紙打磨后再涂下一遍,才能保證漆膜平整光潔。

4.木雕禁忌拾零

祭祖師忌用狗肉,魯班神位旁,忌吃泥鰍和黃鱔。

木匠所用墨斗,忌倒入茶水。

擺放木料忌頭尾倒置,用料忌頭尾顛倒。

藝人出外謀生或談生意,忌逢七日出門,逢八日歸家,“七不出門、八不歸家”之說。

5.現代技術與傳統工藝的結合

在近二十年發展的新時期里,獅河木雕工藝引進了刨木機、螺機、電鉆、噴漆機等半機械或機械化的工具,也逐漸在使用攀枝花油漆、合成膠等新材料。這些現代工具和材料的使用,增加了獅河木雕的科技含量,既減輕了藝人的勞動強度,也加強了木雕產品的審美價值。另一方面,在獅河的木雕工藝中,牛皮膠、木砂紙、墨斗、鋸子等傳統的材料和工具仍在繼續使用,而整個雕刻工作也依舊由手工完成。這些傳統的保留使得獅河木雕擁有了工廠(木器廠)產品所不具備的帶有鄉土風味的質地。因此,當前的獅河木雕工藝還處于現代技術與傳統工藝的調適中,若能適當地把握好調適的度,將會使獅河木雕逐步邁向一種現代技術與傳統工藝有機融合的境界。  

 

五、木雕類別和圖案  

獅河村的木雕產品主要分為:建筑木雕、家具木雕和其他木雕。

1.建筑木雕

獅河村的建筑木雕藝術,比較集中地表現在民居的門窗梁枋上。正房明間底層安裝的六扇雕花格子門,是白族民居門窗裝飾最重要的地方,獅河木雕藝人也以善雕格子門而出名。格子門,又稱格門、格扇門,是白族框架式房屋建筑中圍護部位的構件,一般為六扇,其形式比例尺寸,已成定型。每一單扇的上部多為透雕,下部多為浮雕,上中下的腰頭,再錯以三塊小雕花板。格子門的雕刻,一般分二層、三層、四層 ,甚至五層鏤雕,雕刀有四五十種,看上去密密叢叢,前后穿插、上下透脫、栩栩如生。雕花格子門既是活動的房門和透光的窗戶,又是凝固的畫面和精美的裝飾,兼具實用和裝飾雙重功能。

獅河雕花格扇門的圖案紋樣種類豐富,變化多端,歸納起來可以分為以下幾種:植物紋樣,主要有牡丹、蓮花、菊花、梅花、香草、靈芝等紋樣。

動物圖案,主要有蝙蝠、喜鵲、兔、鹿、鶴、象、馬、牛、羊、獅、麒麟、魚、龍、鳳等圖案。人物故事圖案,主要有“八仙過?!?、“漁樵耕讀”、“廿四孝圖”、“三國演義”等內容。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各類圖案并非孤立地表現單一內容,它們往往結合在一起,以直接表現或暗喻的方式寄寓了人們的美好理想。如將花和鳥巧妙結合的“四季花鳥”就是萬物輪回和人事圓滿的象征,“龍鳳呈祥”、“松鶴延年”、“富貴根基”則表達了祈求福運的美好愿望。另外,一些故事圖案如“廿四孝圖”、“漁樵耕讀”、“八仙過?!钡葎t可視為民間文化的靜態的傳承場,倫理道德、宗教信仰、價值觀念等傳統文化的核心內容都在這里得到了保留和宣揚。

2.家具木雕

獅河村的室內木雕家具主要有八仙桌、太師椅、客堂供桌、床凳、茶幾、屏風等。這些家具的腿、枋、照面、靠背、扶手、皆有雕龍刻鳳裝飾和花鳥蟲魚等充滿生活氣息的圖案。獅河的木雕家具產品有“十頭云龍”椅幾、“八頭二龍戲球”椅幾,“八頭鳳穿牡丹”椅幾等精品套件。這些家具雕鑿細膩,既注意堅實耐用,更重其精致美觀。

3.其他木雕

獅河人除制作建筑木雕和家具木雕 ,還常常根據客戶的需求制作一些精雕工藝品 ,主要有木壁畫、佛像、神龕、掛飾、筆筒、骨灰箱、臉譜等等。這些精雕工藝品造型立體、圖案豐富 ,有“蓮花”、“南詔王圖像”、“財神”、“濟公”、“阿鵬頭像”、“金花頭像”、“龍”、“鳳”、“?!?、“孔雀”等等。

4.獅河木雕的兩大特征

獅河木雕在其類別和圖案上表現出兩大特性:

生活氣息是獅河木雕最富生命力的特性。獅河村制作最多的木雕產品是白族民居中的雕花格扇門,人們在生活中的每時每刻都在享受著它帶來的美感,因而在民間也就流傳著這樣一句俗語:“木匠的靈氣,居家的活氣。”此外,獅河木雕的圖案紋樣也充滿著濃郁的生活氣息,無論是花鳥蟲魚,還是牛馬羊兔都是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事物。甚而“廿四孝圖”和“八仙過?!钡葓D案所反映的主題也是人們一貫采納的道德標準和喜聞樂見的民間故事。

多元色彩是獅河木雕最具魅力的特性。這一特性既反映在多樣的木雕類別上,也體現在豐富的圖案紋樣中。建筑雕飾、家具木雕、佛像神龕、畫屏掛飾、筆筒臉譜等滿足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不同需求。而各種圖案紋樣則不僅體現出自然界的多姿多彩,展現著生活內容的各種層次,還積淀了眾多民族的文化心理。  

 

六、木雕技藝的傳承  

獅河村木雕藝人眾多,技藝精湛,民戶中,幾乎每家的成年男子都是木雕藝人,除家內父傳子、兄傳弟傳承木雕技藝外,許多外村、外鄉甚至外縣的人都來此投師學藝,形成了一套木雕技藝的傳承方式。

1.傳承方式

獅河村木雕技藝的傳承主要是通過師傅帶徒弟傳授技藝來完成的。過去,木雕師傅要收徒弟,首先要帶徒弟到本村本主廟去拜魯班,回到家中才舉行隆重的拜師儀式,徒弟除了把煙、酒、糖、茶獻給師傅外,還要拜祭師傅的祖先。然后,師傅給徒弟講一些基本的行規和要求,徒弟一一應諾,這才算正式確立了師徒關系。在技能的傳授中,師傅一邊干活,一邊給徒弟傳授技能;徒弟則一邊幫著打下手,一邊仔細觀察、模仿,等有一定的積累后,那些技術要求很高的工序才能親自操作,平時,師徒之間等級森嚴,徒弟對師傅畢恭畢敬,師傅對徒弟的要求也極其嚴格。在學藝期間,師傅只提供一日三餐飲食,做活所得歸師傅所有,學習的時間一般為三年,許多徒弟在出師后還要為師傅無償做一年工,俗話稱“謝師”。

近年來,獅河木雕技藝的傳承還沿襲以前的模式,但省去了許多繁文縟節,形式也變得更為靈活。年輕人拜師時,一般都不再舉行拜師儀式,行拜師大禮,只是象征性地給師傅送“四色禮”(煙、酒、糖、茶),學藝期間,師傅不僅提供食宿,而且每月還給一定的零花錢。師徒之間關系也十分融洽,平時除經常探討技藝問題外,還一同吃飯,看電視以及參加村中舉行的各種節慶活動,徒弟畢業后,師傅要送一套工具以示鼓勵,并在以后的日子里經常聯系、交流信息、互相幫助。

2.傳承的內容

獅河木雕技藝的傳承主要有三個內容,技法的傳承、藝德的傳承和審美觀的傳承。

技法的傳承。徒弟在學藝期間,要學習木雕的整套技法:選材、鋸木、砍劈、刨木、打鉆、劃線、銼削、戳坯、雕刻、噴漆、打磨、組裝等都是必須掌握的內容。

藝德的傳承。學藝期間,師傅會著力培養徒弟的脾性,教導他們要學會吃苦耐勞、克服急躁、遇事冷靜、講求信譽。

審美觀的傳承。在木雕藝術中,每種圖案和造型都有特定的內涵和象征,師傅在教會徒弟繪畫的同時,還要講解各種圖案和造型的意義,其中也包括對許多民間神話和傳說故事的敘述。通過這些講解敘述,徒弟不僅記住圖案形象,而且也理解了圖案的寓意,只有形和意的有機融合,雕出的作品才是有生命的。

3.獅河木雕工藝的傳承人

獅河村約有600人從事木雕工藝,藝人年齡主要集中在25歲至45歲,藝人大多為男性,但女性也不少,特別是未婚白族少女,其手藝更是得到許多老藝人的稱贊,他們一致認為,“女孩溫柔、細心、又不貪玩,適合干這一行。”但是,村中許多白族少女婚后便承擔了所有家務,雕花只成為空閑時貼補家用的行業,因此,獅河村木雕工藝技術積累的最高層次是男性。

張有才,80歲,文化程度為高小,家中三代都是木匠。17歲隨師獅河木匠到保山建寺院,學得一手木雕技藝。1949年后,進入昆明公路工程局,從事橋梁建設工作,到過思茅、西雙版納、臨滄、玉溪以及老撾、越南等地。1980年退休回到獅河,時年60歲,重拾雕刀,教導后輩,共收有9個徒弟。代表作品有“廿四孝圖”、“封神榜”、“三國演義”等。盡管接受過社會主義新文化的熏陶,但張有才仍是一名傳統木雕藝人,他對木雕圖案的深刻領悟和對藝人德行觀念的恪守,都深深地打著傳統文化的烙印。

張月秋,38歲,初中畢業,家中三代皆從事木雕,18歲開始在村中學習木雕技藝,現擁有一家庭作坊,以加工格子門為主。產品除主要銷往周邊的農村外,還銷往玉溪、吉林、臺灣等地。他為臺灣客戶設計、雕刻的骨灰箱正在申請國家專利??梢钥闯?,作為一名在改革開放浪潮中成長起來的木雕藝人,張月秋身兼木雕藝人,組織管理者和商品營銷員的三重角色,這種身份使得他明顯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木雕藝人,至少可以把他視為傳統木雕藝人向現代木雕藝人轉型過程中涌現出來的成功典型。

4.獅河木雕傳承中的問題

目前,獅河村從事木雕的人數約有600人,占全村總勞力的44%,一支生機勃勃的木雕傳承隊伍已經形成,但是,在這種繁榮表象的背后還存在著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

代際差異是其中一個較為明顯的問題。在木雕工藝的經濟功能大放異彩的今天,獅河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的生活方式較之以前發生了許多變化,他們看現代商業影片,聽港臺流行歌曲,玩電子游戲和臺球,這些都市流行文化的浸染使他們的文化心理發生了嬗變,一些不同于前輩的價值觀念和審美心理逐漸形成,許多人不再去認真領悟每個木雕圖案和造型的深層涵義,不愿苦練美術功底,只單純學習雕刻技法,而圖案繪制也通過購買村中畫匠出售的現成畫紙來替代,這種急功近利的心態使得他們不再恪守木雕藝人所應具備的堅韌、冷靜、謙遜等品質。固然,傳統木雕工藝是在相似的生活形態下代代相傳的,假如生活形態發生了變遷,與其有關的許多東西也將隨之變化,但是,丟失了木雕工藝的精髓,這樣的傳承還有什么意義?

性別差異是另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需要說明的是,獅河木雕工藝并不排斥女性,相反,許多未婚女性的細心和耐心得到不少男藝人的稱贊,只是由于獅河村傳統的性別分工習慣,許多女性在結婚后承擔了家中大部分家務,時間和精力的限制使她們不可能繼續提升自己的木雕技藝,因此,女性的經驗和感受沒有能夠真正進入到獅河木雕的文化體系中?;蛟S,樣的缺失不會對目前的木雕工藝發展產生明顯的影響,但不容忽視的是,獅河傳統木雕工藝現在尤其是將來所面對的是同多元的現代文化的交流碰撞,這樣的撞擊要求獅河木雕必須具備多樣性的特質,而女性的參與應該成為諸多特質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七、結語  

本文考察的獅河村的木雕手工藝,正處于傳統與現代的調適中。一方面,作為傳統文化的活化石,它至今仍然保留著獅河白族的古老生活形態和意識軌跡;而另一方面,現代化的技術手段和價值觀念正通過各種方式滲透進木雕工藝中?;诖?,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認識:獅河村木雕工藝的保護與發展是一個多元的系統工程,它不僅是鄉土的,也是現代的;不僅是經濟的,也是文化的;不僅是男性的,也是女性的;不僅是政府的,也是學者的,還是民間的;不僅是過去的,也是現在的,更是未來的。

 

 

參考書目:

①《劍川縣志》(送審稿),劍川縣人民政府編,1998年9月。

②《白族木雕圖案》,陳永發繪著,大理州城鄉建設環境保護局編,云南美術出版社,1995年7月第1版。

③《新編大理風物志》薛琳主編,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4月第1版。

 

(原文刊載于《民族藝術研究》2002年第1期)

QQ

郵箱

[email protected]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