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公司動態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商標權保護模式

2019-01-03 16:03:47 457人 已讀

摘要  保護和開發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的重要內容,“銅梁火龍”的商標注冊開辟了商標權保護模式。著作權與商標權保護模式的結合能更好地實現保護和開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宗旨。商標權保護模式的申請人、注冊商標、權利實施以及在先權利保護與歧視使用禁止等諸制度需在我國予以建構,我國將修改的商標法也應肯認該模式的保護。

作者簡介  齊愛民,重慶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博士后,師從鄭成思先生;趙敏,重慶大學法學院學生

 

 

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人類不可再生的文化資源,對其進行有效保護和合理利用,有利于世界文化和生活多樣性的實現。一直以來,重在“靜態保護”的著作權模式,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要保護模式,但該模式的重點并不在于經濟效益的實現。重慶“銅梁火龍”注冊商標的核準,開辟了商標權保護模式,該模式將保護與開發并舉,能夠較好實現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經濟效益,是較為切實可行的一種新的保護模式。

一、銅梁火龍商標注冊的背景

銅梁龍舞于2006年正式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是我國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銅梁火龍源于鐵爐業的行業龍,歷史悠久,是流傳于重慶市銅梁地區的一種傳統龍舞表演,通常由兩條火龍配合玩舞,外加吹燈樂隊、干花隊、鐵水花隊以及噴花、煙火、火流星等助陣。國家商標總局于2004年6月4日核準銅梁縣高樓鎮火龍文化服務中心注冊“銅梁火龍”為商品商標的申請。將該商標注冊的核定服務項目為:文娛活動、組織表演、演出、節目制作、錄像等。2005年,商標注冊人變更為重慶市銅梁縣高樓鎮文體服務中心。通過商標注冊,權利人取得了“銅梁火龍”的注冊商標在銅梁火龍的龍具造型、隊員著裝、龍舞套路、火花施放、吹打樂等在表演、節目制作、錄像等核定服務項目上的獨占性使用權。商標權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種立足開發的保護模式,和著作權模式有著明顯的不同和一定的優勢。

二、商標權保護模式及其優勢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指被各群體、團體、有時為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的各種實踐、表演、表現形式、知識和技能及其有關的工具、實物、工藝品和文化場所。包括以下方面:1.口頭傳說和表述,包括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媒介的語言;2.表演藝術;3.社會風俗、禮儀、節慶;4.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和實踐;5.傳統的手工藝技能。目前,我國云南、福建、廣西、蘇州等省市分別制定了相關條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著作權保護模式是這些條例的共同選擇。著作權保護模式鼓勵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收集、整理,同時在一定程度上發揮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經濟價值,有利于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文稿的保留。但是,著作權保護模式的弊端也很明顯。第一,著作權保護模式重在保護,而非效益的實現,不能完全契合和實現國家知識產權戰略關于開發文化資源、實現經濟效益的基本宗旨。第二,從保護的對象來看,著作權保護模式僅就書面作品和口頭作品,而無法針對“活的”表演形式給予保護,不能適應非物質文化遺產形式多樣性的特點。第三,從保護期限上看,著作財產權的保護期限是有限的,無法給予非物質文化遺產“永久”保護,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無限延續性特點不相符。

“銅梁火龍”商標的申請注冊表明,在我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實踐中,已經建立了商標權保護模式。商標權保護模式是指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商品或服務,通過商標注冊而獲得保護的方式。此種保護模式意味著由以靜態的著作權保護模式向以文化換效益的合理開發的利用模式的轉變,是一條值得推廣的保護模式,其優勢如下:第一,有利于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開發和經濟效益的實現。市場經濟下,大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因其無法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而無人傳承,逐漸消失。以注冊商標的方式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可以促進文化的傳承和保護,而且可以產生直接的經濟利益,“銅梁火龍”商標注冊就是最好的例證。第二,有利于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特性。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種“活態”文化。它的保護不僅是文稿的整理還包括傳承民間藝人的表演,配飾等。通過將“銅梁火龍”這一注冊商標標識在舞龍隊員的著裝、龍舞套路、火花施放等項目上,保留了銅梁火龍藝術的原始“活態”,同時使銅梁火龍與假冒銅梁火龍的龍舞得以有效區分。第三,有效解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期限問題。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由特定群體在長期的生產和生活過程中積累形成的文化、藝術,并且該文化、藝術將不斷發展、延續和演變。在商標權保護模式下,不存在因非物質文化遺產年代久遠而無法申請注冊的情況;并且注冊商標續展制度可以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長期的有效保護。

三、商標權保護制度之建構

(一)申請人制度

對注冊商標申請人的資格各國法律都具有一定的要求,在我國,商標注冊申請人需要是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而非物質文化遺產多產生于民間,就其主體而言,具有不特定性的特點。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某一民族或地域內的人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過程中共同創作、世代流傳的智力成果,其應該屬于產生這些文化、藝術的群體。除非特殊情況,一般不屬于特定個人。這個特性被稱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體的不特定性。保護民間文藝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要目的是保障其傳承,同時為滿足商標法的規定,確認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體顯得尤為重要。

“銅梁火龍”注冊商標的權利人為重慶市銅梁縣高樓鎮文體服務中心(簡稱“文體服務中心”),其為高樓鎮政府所設立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文化站。文化站是國家最基層的文化事業機構,是鄉鎮人民政府、城市街道辦事處所設立的全民所有制文化事業單位。文體服務中心的任務之一為搜集、整理民族民間文化藝術遺產,做好文物的宣傳保護工作。根據《商標法實施細則》第二條及《蘇州市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辦法》第十四條規定,非物質文化遺產發源地的文化站可以作為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單位申請對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商標注冊。

但是文體服務中心將“銅梁火龍”注冊為商標也帶來一個不利的客觀后果——依據注冊商標的專有性,除注冊人及其許可的主體外,包括高樓鎮人在內的銅梁人民都無權使用“銅梁火龍”商標。這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體不特定性相矛盾,從而排斥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發源地居民對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合理利用。銅梁火龍畢竟是廣泛流傳于銅梁地區的傳統舞龍藝術,將此種獨占利益賦予某一個單位缺乏事實上的合理性。

(二)注冊商標制度

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申請人制度中存在的問題,可以類推適用我國商標法有關地理標志的規定,通過申請證明商標或集體商標予以解決。根據我國《商標法》第十六條和《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六條的規定,申請人可就地理標志作為證明商標或者集體商標申請注冊。地理標志是識別商品來源于某成員的地域或該地域中的某一地區或地點的標識,而該商品的特定質量、聲譽或者其他特征主要源于該地理環境。4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地理標志在商標申請方面具有兩個主要相似的特征:第一,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地理標志一樣具有地域性,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某個地域的文化資源。地理標志是和地域緊密聯系在一起的一種具有商業價值的標識,能夠指明產品質量、品質的特定區域或來源地,明確了商品與地理來源之間的唯一對應關系;第二,在主體方面,一般情況下,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地理標志的主體都具有不特定性的特點。因此,在我國現行商標法沒有關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注冊商標申請的情況下,可以類推適用地理標志的規定,作為證明商標或集體商標申請注冊。

證明商標是指由對某種商品或者服務具有監督能力的組織所控制,而由該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務,用以證明該商品或者服務的原產地、原料、制造方法、質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質的標志。其主要用于證明商品或服務達到了某種特定標準,證明商標注冊人對使用人提供的商品/服務有檢測、評定及監督控制的責任。集體商標具有封閉性,只能由集體商標注冊人的所屬成員加以使用,并且該成員需達到一定的條件并履行一定的手續才能使用集體商標,也具有一定的品質證明功能。因而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申請證明商標或者集體商標,一方面可以表明非物質文化遺產來源及特定品質,保證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利用時不被歪曲、變形,并且能夠有效地防止他人對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仿冒、侵害,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發源地人民開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獨占性的經濟權利;另一方面,可以鼓勵企業參與,發展當地經濟,同時能夠更好的協調非物質文化遺產發源地人民內部對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利用關系,形成公平的利用觀念,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展。

我國商標法的修改正在醞釀之中,商標局于2006年5月上報《商標法》修改草稿,征求意見。該修改草稿著力點在五個方面:縮短審查周期、完善確權程序、加大保護力度、提供更好服務、與《商標法新加坡條約》規定相銜接,并力圖使修改后的《商標法》成為與時俱進、內容詳實、規范周全,便于理解和操作的法律。筆者建議,商標法的修改應規定申請人就非物質文化遺產可申請證明商標或者集體商標,將非物質文化遺產納入商標法的保護范圍。

(三)權利實施制度

注冊人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注冊商標享有商標權,其有權使用、禁止、處分、續展該商標。商標注冊后,有下列行為之一,均屬于侵犯商標權的行為1.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2.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3.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的;4.未經商標注冊人同意,更換其注冊商標并將該更換商標的商品又投入市場的;5.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商標權人在商標權遭受到侵害時,可通過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影響和賠償損失等方式尋求救濟,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注冊商標類推適用地理標志的有關規定,即申請為證明商標或集體商標,因而商標權人在行使權利時有以下幾個問題需要注意:第一,證明商標的商標權人不得在自己提供的商品上使用該證明商標,其主要是對注冊商標進行管理。第二,一般來說,集體商標不得許可集體成員以外的人使用。集體商標注冊人的集體成員,在履行該集體商標使用管理規則規定的手續后,才可以使用該集體商標。第三,證明商標或集體商標的商標權人對該商標都有權許可他人使用,但該商標的使用人應為符合使用該地理標志條件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同時,許可人應當監督被許可人使用其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被許可人也應當保證使用該注冊商標的商品的質量。

(四)在先權利保護與歧視性使用禁止

2005年8月商標局公布的新的《商標審查標準(征求意見稿)》的第一部分關于“民族歧視”的解釋項下,總的原則不變,即“商標帶有民族歧視性的,不予注冊”,但“商標的文字構成與民族名稱相同或者近似,但不會產生民族歧視性,可予注冊?!?/span>由此可以看出非物質文化遺產可以作為商標使用的標志進行申請注冊。同時,在我國《商標法》第九條及第三十一條的規定中都提到了在先權利的問題,在先權利基本上是各類民事權利,即著作權、商標權、外觀設計及實用新型專利權、商號權、姓名權、肖像權、隱私權等。雖然我國暫無具體法律依據將非物質文化遺產歸入商標法所指的“在先權利”。但是從長遠來看,該規定是商業競爭領域內最恰當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其表達的方式,因為無論某一地區的具體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表達形式(歌舞、神話、美術等)、還是以此聞名的某一族群的名稱或某一文化的特定稱謂本身,都毫無疑問屬于該群體,也足以形成商標法所指的“在先權利”。

2004年廣西省黃女士提起將“二人轉”注冊為安全套商標的申請,國家商標局受理后,吉林省“東北風二人轉藝術團”對該商標注冊申請提出書面異議,認為將“二人轉”注冊于安全套商品之上,有辱我國傳統文化,亦會對“二人轉”藝術形式造成不良影響。國家商標主管部門至今還沒公布最后的意見。筆者認為,“二人轉”已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是東北地區著名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其發源地群體對其享有在先權利,不能為他人任意作為商標使用并注冊或進行不正當競爭。事實上,世界其他一些國家正在設計或已經設計了這樣的商標注冊制度,即排除傳統群體之外的人未經有關社區的許可或者可能冒犯有關社區,注冊與傳統群體相關的民族詞語、文字、肖像或其他與眾不同的符號作為商標。如在哥倫比亞,因為“TAIRONA”是西班牙統治時期的哥倫比亞土著社區的名稱,以“TAIRONA”為標志的商標注冊申請被駁回。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商標權模式能夠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保護,避免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不正當利用。并且,商標權保護模式是與實現向資源要效益的知識產權戰略目標相一致的保護模式,能夠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服務品牌,客觀上也起到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作用?!般~梁火龍”商標的注冊人對于“銅梁火龍”商標在表演、錄制等核定服務項目上具有排他性權利,若他人冒用“銅梁火龍”進行舞龍表演則是侵權,由此也可以保證銅梁火龍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不被歪曲。

以商標權保護模式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在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的同時促進了經濟效益的實現。但商標權保護模式也非盡美之舉,譬如并非所有非物質文化遺產均能申請注冊商標,商標法規定的商品分類表無法涵蓋所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因此筆者在強調以商標權模式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同時,并不否認著作權保護模式,而是主張兩種保護模式并用,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綜合保護。

 

 

(原文刊載于《百家言》2006年第6期)

QQ

郵箱

[email protected]

頂部